相关文章

希腊小岛已无安葬溺亡难民墓地 尸体停集装箱中

来源网址:http://www.jylbzl.com/

这个岛屿临近土耳其海岸,对在最近一段时间试图抵达欧洲的移民而言,这里是最大的单一入口。这个岛屿用来埋葬那些在途中溺亡的移民的地方正越来越少。

随着冬天的到来,爱琴海的情况变得恶劣,海难增加,更多倾覆的小船和死难者遗体被冲上岸,死亡人数正在增加。今年到目前为止,当地的验尸官不得不处理101名死去的移民,而死去的当地居民仅有103人。

在位于主要城镇米蒂利尼的圣潘泰莱蒙墓地的最后2个可用的坟墓中,安葬的是2名在11月16日来自叙利亚的儿童,除此以外,另有30个新的移民坟墓。

在11月18日安葬另外3名死者的计划不得不推迟进行,因为没有合适的地点。

将近60万难民和其他移民已于今年抵达希腊,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首先抵达莱斯沃斯岛,因此莱斯沃斯岛不得不处理这些伤亡情况。

问题在一定程度上是文化的冲突。这里的墓地是由一排排的石塚组成的,由支付年费的家庭所拥有,并代代相传。

遗体在坟墓中安葬3年,随后尸骨被放入骨罐中,然后坟墓空间被再次使用。

但这些故去的移民——他们几乎全部都是穆斯林,根据伊斯兰的传统习俗,他们需要在地下拥有永久的安葬之处。希腊的墓地没有太多能够永久提供的空间。

在圣潘泰莱蒙墓地,死去的移民被葬在贫民的区域。那些无法担负家庭坟墓的人的遗体通常被埋葬在这个区域,直到几年后他们的尸骨被挖出来。

市长斯皮罗斯·加利诺斯正试图从一家医院购买3英亩的土地,并加快必要的程序以建造新的墓地。但他不得不通过许多建筑许可关卡,包括环境影响研究,并将需要一些建设工作。

与此同时,数十具遗体等待着被安葬。最近,有68具遗体被放置在莱斯沃斯停尸所外的冷冻集装箱内。在停尸所没有了空间之后,一名来自英国的捐赠者支付了集装箱的费用。

来自叙利亚和伊拉克的10个家庭正等待着埋葬死去的亲属,他们居住在机场附近以前曾是学生营地的地方。像埃菲·拉楚西季这样的当地志愿者照顾他们并处理每天发生的悲剧。

拉楚西季女士说:“我不得不面对的最艰难的事情是一名在船难中失去自己所有3个孩子的母亲。当她到达营地的时候,她抱住一名年轻的孤儿,开始哼唱摇篮曲,并且不愿放手。”

通过将溺亡事故归咎为欧洲封锁陆上边境,尤其是在将希腊和土耳其分开的铁丝网栅栏,执政的激进左翼联盟的成员、地方当局以及志愿者们已经引发争论。一些人认为,铁丝网栅栏应当被拆除。

市长加利诺斯建议另一种方式:欧盟可以派遣渡船去土耳其,将寻求避难的人们安全带往希腊,将他们登记,然后重新安置他们。

但希腊政府无法在不激怒欧洲其他国家的情况下采取任何此类措施——欧洲其他国家希望放缓移民的速度。一名政府高级官员称:“希腊不能单边决定如何应对难民危机。”

因此,绝望的人们仍然采取水路方式,而遇难者的遗体仍然在莱斯沃斯上增加。

这个问题在欧洲其他地方一直是敏感的。

当超过360名移民(大部分来自厄立特里亚)在2013年10月死于意大利兰佩杜萨岛沿海的船难时,遗体被冲上西西里的阿格里真托。一些人被埋葬在那里以及附近的一些城镇,但市公墓很快便没有了空间。因此,一些西西里人提出可以将这些移民的遗体埋葬在他们私人的家庭墓地中。

莱斯沃斯的市长决定不再使用小型墓地中剩余的少量空间,这些小型墓地几乎存在于这个岛上的所有村庄中。他说:“他们已经面临空间问题,而且这个岛上的人口正在老龄化。”

在莱斯沃斯的大部分遗体尚未被确认身份,而墓地上放置了用记号笔书写的墓碑,墓碑上仅仅写着“身份不明”以及遗体被发现的日期。

在日期为10月2日的一个坟墓的墓碑上写着“身份不明——身份不明的儿童”,橄榄枝装饰着这块墓碑。

照看这个墓地的赫里斯托斯·毛夫拉克基季斯说:“这里埋葬的是一名7岁大的小女孩和一名年轻女性。我们找不到小女孩的家人,但我们不想让她一个人躺在这里。”

在一些较新的难民墓地中,能看到头盖骨的碎片或其他骨骼。这里曾被用于集体埋葬二战期间的遇难者。

10月下旬在墓地的另一头埋葬了一些人的遗体,这是墓地的主要区域。毛夫拉克基季斯称,这可能会在居民中引发一些反应。他说:“这里是最高级的区域。当地人支付很高的费用为家人在这里购买墓地。”

市长称,再一次大的沉船事件有可能会迫使他在非法地区埋葬遇难者,违反法律。就连停尸所的集装箱都已经快没有地方了。

很多移民家庭希望将自己至亲的遗体送回国,但费用太高了。拉楚西季女士说:“他们被要求为每具儿童的遗体支付约2500欧元的费用,成年人的遗体高达每具约4000欧元至5000欧元。”

就在几天前,这些人每人必须支付给私运者几千欧元才能穿越爱琴海,不管他们是否活着到达莱斯沃斯。